当前位置:主页 > 全面提供 >放手让别人做他自己 >

放手让别人做他自己

发布时间:2020-07-12作者: 阅读:(477)

放手让别人做他自己

大家常会问,「我该怎幺做,才能让他值得信任?」或「请把她的毛病治好,让她变成一个可以信赖的人吧!」然而无论心理治疗师或任何人,都没有能力改变一个人。

到底该拿那些不可信赖的人怎幺办? 只能放手让他做自己。

我们不能期望别人成为我们心目中的模样。因为人会照自己认为合理的方式去做,而不会照别人认为合理的方式去做,也不会事事只为讨他人欢心,或一定遵照他们承诺的方式做人做事。

如果每个人都一样,我们就能信任别人用他自己的方式做事,而不用担心自己被利用或感到失望。可惜每个人的价值观、理念或期望都天差地别。

信任的种类

然而仔细想想,我们就知道自己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就相信别人,或真的认为一切都等无差别。譬如,你可能跟老公感情很好,在大事上对他信任有加,但像是倒垃圾等小事,却不放心让他去做。又譬如你可能相信老婆会给你财务支援,却不信任她能喝酒不过量。

简言之,信任的种类有千百种,以下略述几种类型:

● 有个老公很相信老婆在大多数情况下都会对他忠实,但他知道老婆一向很喜欢高个子、黑皮肤的男人,而她参加的男女混合垒球队里的一垒手就是这副模样,所以每次她去打球,他都一定会跟班。

● 有个母亲虽然相信她十几岁的儿子不会吸毒,却一点都不放心把五岁的小妹妹交给他看管。

● 有个老公儘管相信老婆对他的隐私一定能守口如瓶,却不放心把自己刚买的名贵新车交给她开。

● 有个老婆虽然信任老公能把夫妻所有的财物都管理得很好,却知道绝不能让爱赌博的老公靠近赌场。

这些例子假设的前提是:我们可以信任别人做符合他们个性的事,包括相信他们会把一向擅长的事做好,但一向不擅长的事还是没法做得很好。当一个男人已经欺骗了前三任女友,很可能也会欺骗第四个。我们通常会很想要相信身边的亲友,如果对方表示他已经有了改变,以后永远都会对我们忠实不欺,我们也可能会相信他的话。然而儘管他说的话都是真心的,也可能努力信守承诺,但一个人的长期行为模式竟能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则让人难以相信。

老实说,其实我们知道别人哪方面可信任,哪方面不可信任。

我们无法改变他人。如果别人想要改变自己,他们就必须对自己有更深的了解,明白过往一贯的行为模式和深层心理需求、行为动机,培养出比较健康的新行为模式,才有机会改变。可是我们却无法让他人有这种改变,无论多想,都无法做到。问题在于,我们本身的期望和心理需求,根本没办法放手让别人保持本色。只因为我们一心一意想要别人达到我们的标準和期望,才会以为对方能成为我们希望的样子,但这通常只会引发灾难。

现实生活里的亲子关係,更在在印证了人们并不清楚自己不能改变他人的道理。以家庭作业为例,父母总是会反覆询问孩子,「今晚有没有功课要做?」或「功课做完了没有?」答案不是「做完了」就是「还没做完」。如果父母知道孩子一直没好好做功课,搞得成绩很糟,就会气得跳脚。父母会生气多半是因为觉得子女辜负了自己的信任:「你告诉过我你把功课做完了。原来你一直在说谎!」于是父母决定处罚小孩,通常都是禁足。

虽然这些都合情合理,却显示出我们对孩子的期望多幺偏离事实。因为我们竟相信孩子肯违背他们的天性,来顺从我们的期望。一旦发现小孩只肯顺着自己的性子、逃避责任、没有坚持到底的精神、不肯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就会为他们辜负了自己的信任而感到伤心。

我们一直以为孩子会为自己的事情负起责任(或希望他们能奇蹟似的一夕之间就变成负责任的人),结果却证实我们的想法错了。即使觉得孩子辜负了我们的信任,也许也只是想让我们了解,为什幺他们会这幺做。也许只是对数学没兴趣,或需要父母逼他们多用功一点。也许宁愿多练习弹吉他或打电动玩具。与其觉得伤心或认为孩子不尊重父母的教诲,还不如藉机多了解他们的行为。

父母该认清一件事,就是无论我们如何长篇大论地教训孩子,或因小孩不乖而处罚他们,但小孩的天生性情远比父母严词训斥或严厉管教的力量要大多了。我们必须相信孩子会成为他们自己,而不一定能符合我们的期望;有时我们的期望可说与事实完全是两码子事。

我们只能相信人们会做自己觉得合理的事情。对一个不喜欢做功课的学生来说,用功读书并没有什幺道理。如果挚爱的亲人做出令我们惊讶的事,那是因为我们并不如自己想像的那幺了解他们。我们会感到如此伤心,这也是部分原因。不仅这名亲人做出了我们认为他绝不可能做的事,我们还不得不面对自己对对方了解不深的事实。看到身边的人辜负了我们的信任、甚至恶意犯错,常习惯把责任归咎给对方身上,却不明白这都是因为我们不曾真正了解对方的动机和行为。

讽刺的是,想要信任别人,其实必须先信任自己。伴侣可能再度背着我们偷腥,小孩可能谎称功课已经做完,推销员可能骗人,可是毕竟要相信自己,才能把事情做个妥善处理。

我们能重拾对他人的信心吗?

其实对于人际关係,我们既不悲观也不致冷嘲热讽,而是以很实际的态度看待。因为我们深知,如果人们的某种行为模式已持续了一段时间,不管别人多想改变他们的作风,原有的行为模式还是会持续下去。不过如果你能稍微调整一下自己对信任的看法,也许会有点帮助。

别管自己是否真的信任某人,也别管对方是否应该负责赢得你的信任。只要小孩说功课做完了、房客说房租已经寄来给你了、伴侣说下次约会不再迟到了,你可以视实际情况选择是否要相信对方。毕竟人们其实有可能不准许自己再重蹈覆辙。也许你已有充分证据显示对方已改变了长久以来的做法。虽然配偶曾经背着你偷腥,然而透过心理谘商和自我反省,也许他真的下定决心不再欺骗你了。

有些人的确不再背地里劈腿;有些人不再酗酒;有些人不再撒谎;有些人不再总是迟到;有些人不再揍人;有些人不再咆哮;有些人不再乱花钱买东西。为什幺他们做得到?有些是因为害怕承担后果;有些是出于精神信念;有些是因为情感成熟了;有些是因为心理治疗介入的影响等等。纵使旧习性仍存在,但他们已不再轻易让自己那幺做了。

我们如何确定对方说的话真能算数?

其实我们不可能知道,至少无法确定。可是至少有一个办法能协助我们处理,那就是採用下面的想法来改变自己的思考方式,让自己单方面就能多少掌握事情的状况:

现在我明白只能让你做自己想做的那种人了,不管那是什幺样子,我必须信任自己能处理你的行为后果。我不确定房客会不会破坏房子─我可以信任他们不致如此,否则也只能照合约要求赔偿─但我相信无论如何自己都能妥善处理此事。我不确定如果放手不管孩子,他会不会好好做功课,可是我相信无论他表现如何,我都能给予适当的管教。我不清楚配偶是否能与外遇男子断绝往来,可是我必须确定如果她做不到时,自己仍有办法解决问题;要是他们不能断绝关係,我可以选择离婚,要是我还是决定继续在老婆身上放感情,就得有把握在历史重演时,自己能妥善因应。

上述自我对话能让你不依赖他人,却增进自己的力量。你终于自觉到别人可能让你失望,绝不会每次都符合你的期望,你也更意识到身边亲友可能心口不一;他们也可能答应你要戒除某种恶习,后来却又故态复萌。这些事仍会让你伤心,但只要相信自己有能力处理所有情况,就不致毁了你或让你感到气馁。

在此再度重申:你无法掌控别人。

不过,你可以确信一点,那就是:如果对方没有发展出新见解或新的成长,那幺他们多半会依循自己过去的想法和习性行事。你可以自行决定是否要无视于过去的纪录而继续相信对方。如果对方破坏承诺,你也必须学会如何因应。当别人违背诺言时,想想看自己会怎幺做:

● 如果老闆四度答应升迁,却没有兑现,你就得相信自己有辞职的勇气。

● 如果约会对象决定分手,即使这也许是最后一次交友机会,你也必须相信自己能面对失望与伤心。

只要你相信自己有能力面对别人带来的伤害,或在对方的行为触及你的底线时能採取行动,那幺无论发生什幺事情,你就都等于做好了心理準备。与其盲目地以为别人会照你的想法去做,还不如学会如何做出有效的因应。

摘自《心灵疗癒自助手册》

放手让别人做他自己

Photo:pixabay, CC0 Licensed.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