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全面提供 >救助计划可以更好罗伯约翰逊、索罗斯 >

救助计划可以更好罗伯约翰逊、索罗斯

发布时间:2020-07-12作者: 阅读:(258)

约瑟夫斯蒂格里茨(Joseph Stiglitz)和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最近就“长期停滞”及其与2008至2009年金融危机后温和经济复苏的关系进行的交锋相当重要。

马克吐温曾说历史不会重演,但总是惊人地相似。但照我们最近的经济史看来,套用鲍勃迪伦(Bob Dylan)的一句名言,历史并不相似,只会不断发出诅咒。


斯蒂格里茨和萨默斯似乎同意政策不足以应对那些被危机所揭露和加剧的结构性挑战。他们的辩论涉及财政刺激的规模,金融监管的作用以及收入分配的重要性。但此外还有其他问题需要进行深入探讨。

我们认为,应对危机时调整负担的天平过度倾向于债权人而非债务人的做法实际上是错过了一个关键的机会,进而导致了危机后的长期停滞。

而错失此次良机的长期社会和政治后果将是影响极其深远。

救助计划可以更好罗伯约翰逊、索罗斯

回到2008年9月,当时的美国财政部长汉克保尔森引入了总额为7000亿美元(约 令吉)的问题资产救助计划,他建议使用这些资金来救助银行,但不会要求获得这些银行的任何股权。


当时,我们以及我们的同事罗伯特杜格都认为,更有效和公平使用纳税人金钱的做法应该是降低普通美国人持有的房屋抵押贷款价值以响应房价下跌并向那些资金紧缺的金融机构注入资金。

由于这些股权可以支撑相当于其规模20倍的资产负债表,7000亿美元或许能在恢复一个健康金融体系方面起到更大作用。

然而动用资金向银行购买股权的能力并不包含在提交给美国众议院的法案之内。因此,我们安排时任众议员的吉姆莫兰(Jim Moran)在一场预先安排好的质询中向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巴尼弗兰克(Barney Frank)询问允许财政部以股权注入的形式使用纳税人金钱的做法是否符合问题资产救助计划的立法精神。弗兰克当场予以了肯定。

这实际上是保尔森在小布什政府执政末期所使用的工具。但保尔森的用法是错误的:他把各大银行的负责人召集起来并强迫他们收下他所分配的金额。但他的做法使银行蒙受了耻辱。

应惩罚灾难祸首

几个月后奥巴马上台,我们其中一人(索罗斯)一再呼吁萨默斯采取向那些脆弱金融机构注入股权的政策,并将抵押贷款按照现实市场价值进行减记以协助经济复苏。萨默斯反驳说这在政治上是不可接受的,因为这意味着将银行国有化。他断言这样的政策充斥着社会主义理念,但美国不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

我们觉得他的论点无法令人信服——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然而为了帮金融机构减轻身上的过高估值资产负担,布什和奥巴马政府早已选择将那些负面资产社会化。只有那些在复苏状况下有可能获得股票收益的优质资产仍在发行!

如果我们的政策建议被采纳,股东和债务持有者(储蓄倾向较高)的损失将比他们当年所承受的更大,而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家庭(消费倾向较高)的房屋抵押贷款债务负担将有所缓解。

这种调整负担的转变将惩罚那些造成灾难的人,刺激总需求,并减少令绝大多数民众怨声载道的不平等增加状况。

我们的建议也确实存在问题:向负债累累的房屋抵押贷款人提供救济,会遭到许多无抵押贷款房主的抵制。

我们尝试探索克服这个问题的方法,但最终白忙活了一场:奥巴马政府拒绝接受我们的建议。

这样一来,小布什和奥巴马政府的做法与英国政府采取的政策以及美国早期成功金融救助的例子形成了鲜明对比。

救助计划可以更好罗伯约翰逊、索罗斯 保护银行而非贷款者的举措进一步加剧了美国富人和穷人之间的差距。

保护银行加剧贫富悬殊

在时任首相戈登布朗领导下的英国,资本不足的银行被告知要去筹集更多资金。它们可以自己去市场筹钱,但政府警告说如果它们筹不到钱,财政部就会向他们注入资金。

苏格兰皇家银行和劳埃德银行都请求了政府支持。股权注入伴随着对高管薪酬和股息分红的限制。与保尔森的注资方式相反,银行如果可以从市场借到款就不会受到侮辱。

同样,在1930年代的大萧条时期,美国通过借助重建金融公司(Reconstruction Finance Corporation)来获取银行所有权并进行资本重组,并通过房屋所有者贷款公司(Home Owners’ Loan Corporation)来管理房屋抵押贷款重组。

毫无疑问,奥巴马政府向公众做出保证并淡化问题严重程度的做法有助于缓解危机,但这要付出沉重的政治代价。政府的政策未能解决潜藏的问题,而保护银行而非抵押贷款持有者的举措进一步加剧了美国富人和穷人之间的差距。

而选民就此对奥巴马政府和民主党国会的抨击也没有落空。茶党于2009年初成立,得到了亿万富翁科赫兄弟(Charles & David Koch)的大规模资金支持。

反对民粹主义

2010年1月,就在华尔街又一次大发奖金之后,马萨诸塞州针对已故参议员泰德肯尼迪(Ted Kennedy)的参议院席位举行了一次特别选举,共和党人斯科特布朗(Scott Brown)夺得该席位。共和党随后在2010年中期选举中控制了众议院,在2014年获得了参议院控制权,随后提名了2016年当选的特朗普。

民主党必须承认并纠正过去的错误。2018年中期选举将为2020年总统大选奠定基础,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与10年前相比,今天国家面临着更为深层次的政治和经济问题,公众也知道这一点。

民主党人必须认识而不是淡化这些问题。

今年的中期选举将是一场对特朗普的全民公决,但2020年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必须拿出一个足够鼓舞人心的计划。选民已经看到共和党人的蛊惑人心的民粹主义究竟会将国家带往何处,而大多数人应该在2018年起身反对它。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