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全面提供 >敢踹蒋介石的大师中共建政后低头自贬仍被批斗而死 >

敢踹蒋介石的大师中共建政后低头自贬仍被批斗而死

发布时间:2020-07-12作者: 阅读:(600)

敢踹蒋介石的大师中共建政后低头自贬仍被批斗而死

现今知道刘文典先生的人可谓少之又少,但在民国时期,他可是位响噹噹的人物,名声不亚于章太炎、刘师培、胡适、陈寅恪等,是被国民政府视为「国宝」的国学大师。他学识渊博,精通老子、庄子,而且恃才傲物。不仅看不起沈从文、闻一多等靠弄文学发家的教授,而且还敢当面辱骂蒋介石。更为特别的是,他嗜好抽大烟,而且最终也因此被西南联大开出。许多有关他的小故事在民国流传一时。

出生在安徽的刘文典,曾就读于芜湖安徽公学,1909年赴日留学,1912年回国,据说精通英、德、日、意等语言。1927年任安徽大学法学院院长兼预科主任,但行校长之职。后被聘为北大教授,又在清华任教十年,之后在西南联大及云南大学教授十余载。

刘文典上课时,天南地北都可以聊,而且常常是不拘常规,随意而为。一次在西南联大上课时,他刚讲了半小时课,就突然宣布提前下课,改在下星期三晚七点半继续上课。原来那天是皇曆五月十五,他要在月光下讲《月赋》。试想一下,当时的授课是怎样的一番情景啊!

1939年,刘文典出版了《庄子补正》10卷,陈寅恪为此书作序。他曾口出狂言说:「在中国真正懂得《庄子》的,就是有两个人。一个是庄周,还有一个就是刘文典。」

恃才傲物的刘文典,还十分看不起沈从文。他曾说:「沈从文算什幺教授!陈寅恪才是真正的教授,他该拿四百块钱,我该拿四十块钱,而沈从文只该拿四块钱!」「沈从文是我的学生。他都要做教授,我岂不是要做太上教授了吗?」一次日机轰炸西南联大,警报声中,沈从文与刘文典擦肩而过,刘文典对他说:「我跑是为了保存国粹,学生跑是为了保留下一代的希望,可是该死的,你干吗跑啊?」

想来敢于当面辱骂蒋介石的亦非如此率性的刘文典莫属。1928年蒋介石当选国民政府主席后,来到安徽大学视察。刘文典拒绝召集学生让蒋介石训话。后来,刘文典见蒋介石时,刘称其为「先生」而不称「主席」,蒋很是不满。刘文典则指着蒋介石说:「你就是军阀!」蒋介石恼羞成怒,当场打了他两个耳光,刘文典也不甘示弱,当众飞起一脚踢在蒋介石的肚子上。蒋遂将他当场羁押,说要枪毙。后来多亏蔡元培、陈立夫等人说情,被关了七天的刘文典才被释放。这个故事当时流传甚广。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响噹噹的人物,在中共执掌政权后的五十年代中后期的批判中,低下了曾经高傲的头,自毁声誉地诋毁自己、批判自己。刘文典不仅向自己先前的旧识、学生、同仁低头,而且向整个社会低头,并承认了那些「与女艺人週旋」及「一肚子黄色东西」等莫须有罪状。即便这样,他依然没有得到社会和「热血先进青年们」的宽大处理,依然被当作顽固派学术权威一批再批,最终因患肺癌而至突发脑溢血不治而亡。

这位连蒋介石都敢骂的教授,终究没有扛过中共燃起的时代烈火。不知他在弥留之际是否意识到,当年正是因为有了蒋介石的宽容,才成就了自己的恃才傲物;而他所选择的「新社会」,给予他的惟有残忍和毁灭。虽然后来的时代再一次向大师俯首,但以其性情,真的能见容于中共政权吗?

叹一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