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全面提供 >本鲁的人生就像一盒全口味豆——《想我苦哈哈的一生》 >

本鲁的人生就像一盒全口味豆——《想我苦哈哈的一生》

发布时间:2020-07-17作者: 阅读:(368)

本鲁的人生就像一盒全口味豆——《想我苦哈哈的一生》

拿「幽默作家」这种过于宽鬆且有碍视听的字眼来称呼他们,就等于忽视了他们进退两难处境上的本质和本质上进退两难的处境。他们创作的小轮子全仰仗忧郁的湿手推动。

有时候在赶着上班的捷运与街道上,我会忽然间不知道自己在做什幺,一面好像很有深度地质疑人生,一面脚步却不敢停,深怕挡到哪个也赶着去上班的人,然而这样的思考跟没有思考并无二致,人潮把我还未曾深入脑皱摺的想法沖散,我告诉自己,把梳理人生的时间留到下班,我的上班时间已经被买走了。

抛开思考人生意义的无用念头,我和整个车厢的人一样拿出手机,读起自己前几个月买的《想我苦哈哈的一生》,本来以为这本书文字轻简幽默,应该会读很快,可是想不到我却一趟上班捷运只读得了一章,每天读一章,就像是每天看一集美式情境喜剧。

很快地,我就发现书名这个「苦哈哈」下得实在太好。这是一个多幺令人疲惫的世界,在苦处还要哈哈哈地大笑,那凭藉的不是咬牙吞忍的工夫,而是灵魂出窍般,从截然不同角度回望自身的能力。

故事里那些惊人的偏执、扭曲得让人大笑的情节,基本上就发生在我们的办公室里、餐桌上、街边巷角,还有理应认真严谨的政府里。

不到十分钟,从联合车站到法院,这大街上的每个人都在跑,原本一阵窸窸窣窣的说话声也渐渐形成一只明确而骇人的单词:「大坝」。
「大坝溃堤了!」这句话夹杂着恐惧,自一位电车上的矮小老妇,或自一名交通警察、一个小男孩的口中脱出——没人知道当初说出这句话的究竟是谁,不过是谁说出都无关紧要了。多达两千位民众蓦地拔腿就跑。

是的,这绝对是一本幽默小品,但作者笔下的荒谬情节有时让我想起魔幻写实经典《百年孤寂》。尤其是〈大坝溃堤了〉一篇,不知哪来的谣言传入闹区,每个人本来都略有迟疑,但一个人惊慌地往高处(城市东边)跑了起来,他身边的那群人感染了惊恐也跑了起来,最后有半座城市的人都跑了起来,没有一个人有余裕稍停下来往后看看,身后是不是真的有想像中的暴烈洪水。

读的时候我想起身在捷运人潮中的自己,奇怪为什幺我就不能停下来想一下我干嘛这样赶着上班?背后真的有我此时此刻此地非跑不可的理由吗?

我想没有谁真的可以嘲笑故事里的那些人,纵使有一秒钟能想到「我为何如此庸庸碌碌」也毫无用处,极少人容许自己真的深思,转眼间就丢开这念头,继续逃命似地与世界与时间继续抗衡,就算我们都知道谁都不可能赢。

真有趣,大家都用跑的呢。似乎没有人有那个勇气停下脚步,走去发动自己的车子。

假如你工作勤奋,努力上进,力求思考正面,并遵守符合普世价值的法律、道德与社会规範,在此刻的台湾(或者整个地球上),恐怕并不能保证你得到一个与世无争、平和恬淡的生活,甚至不能阻止你成为一只鲁蛇,相反的,这世界比你想像更荒谬,荒谬得不是你一个人坚持正道(话说回来,什幺又是正道)就能拨乱反正,甚至只是要求个人的平静,都难以成真。

这世界是一盒《哈利波特》里的柏蒂全口味豆,我们从小被教导而且始终相信的那些美好真理,不是不存在,但就像全口味豆里,噁心的口味总是比正常的口味多,不仅如此,那些「正常」口味也不见得合你的个人口味,而且那幺多五味杂陈乱七八糟的口味混在一起,纵使是甜美的口味,也难免沾染上某些奇怪的气味,那些所谓「正常」也没有那幺正常,甜味本该带来的愉悦也没那幺纯粹,反倒更倾向「还好没吃到噁心口味」了。

当你一连吃了好几颗恐怖到堪比化学武器的全口味豆,或者好不容易吃到一颗你喜欢的口味却发现它早已五味杂陈,你能做的无非就像《想我苦哈哈的一生》的这个作者,用一种超然到几乎是灵魂出窍的角度,望着你苦不堪言的日子,像是强者我同事一般,把呕吐物口味当披萨口味,把蚯蚓口味当人蔘口味,把耳屎口味当滷肉饭口味,豪迈地嚼食吞嚥,然后拍拍肚子,发自内心地哈哈哈。

这是我吃了半盒柏蒂全口味豆以及看完一本《想我苦哈哈的一生》后,得到的人生体悟。

《想我苦哈哈的一生》 from Readmoo电子书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