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全面提供 >杀人犯的大脑和一般人有什幺不同吗? >

杀人犯的大脑和一般人有什幺不同吗?

发布时间:2020-07-17作者: 阅读:(124)

利维坦按:我记得那个写《语言本能》的史蒂文·平克,在他的另外一本书——《唤醒人性中的天使》中,研究了生命里最为原始的一个领域,那就是「暴力」。在这本着作中,他提出了如下论点:不论是把谋杀犯罪率、战争伤亡列入全国人口总数,或者是採用不同的统计方法,近几千年来的暴力现象已经大幅度地减少。

不过,他研究的是人类暴力史,换句话说,是时间纵轴上的事情。今天的文章,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切面:对个人而言,暴力,尤其是童年期的暴力受害者,对他们大脑究竟意味着什幺样的改变?

文/Michael Mosley

译/Nightinggale

杀人犯是少有的悲剧性人物。但到底是什幺驱使着部分人走上杀人的道路呢?米歇尔·莫斯利一直在探索着谋杀犯的大脑。

杀人犯的大脑和一般人有什幺不同吗?

米歇尔·莫斯利

义大利切萨雷·隆伯罗梭博士被誉为犯罪科学之父,在19世纪70年代,他一直都在研究都灵(义大利城市)的在监犯人。

杀人犯的大脑和一般人有什幺不同吗?

义大利切萨雷·隆伯罗梭博士被誉为犯罪科学之父

他相信,罪犯在进化的阶梯上倒退了一步,回归到了原始人类或非人的境地。经过多年的研究之后,他断定,人们是可以辨认出罪犯的,因为他们的手臂像猿猴的手臂一样,格外长,而且他们的脸型很特别。

杀人犯的大脑和一般人有什幺不同吗?

他写道:「罪犯的耳朵通常都很大。有些小偷常常鼻孔朝天。有些小偷的鼻子很扁平。谋杀犯常常都是鹰钩鼻,就像猛禽之喙一样。」

遗憾的是,关于潜在谋杀犯的探究很快便夭折了,就连隆伯罗梭博士自己也没有多解释,他的「科学」发现不久便沦为了笑柄。但是,关于犯罪分子,尤其是谋杀犯,是否有与常人不同大脑的研究持续了一百多年,而隆伯罗梭博士的发现正是这一系列研究的开始。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脑功能扫描的发明革新了我们对大脑内部运作的认识。

英国神经学家艾德·瑞恩教授在加利福利亚进行了第一次关于谋杀犯的扫描研究。他来到黄金之州,并不是因为这里有美丽的沙滩,而是有太多想要害人性命的暴力狂。

杀人犯的大脑和一般人有什幺不同吗?

杀人犯的大脑和一般人有什幺不同吗?

切萨雷·隆伯罗梭博士,以及他研究的头颅

在过去多年的研究之中,瑞恩和他的团队扫描了许多谋杀犯的大脑,他们发现,几乎所有大脑都有相似的差异。

杀人犯的大脑和一般人有什幺不同吗?

正常人(左)和杀人犯(右)的大脑扫描图对比,右侧没有显示出来的是前额皮质,也就是大脑中能影响自我控制力的组织。活跃的脑组织会显示出暖色(红、黄),相反则显示出冷色调(蓝、黑)。

他们大脑中控制情绪冲动的前额叶皮质层区域都不活跃,而产生情绪的杏仁核区域却相当活跃。

但是为什幺会这样呢?

杀人犯的大脑和一般人有什幺不同吗?

大脑中的杏仁核区域是产生情绪的区域。

瑞恩的研究显示,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他们在童年受到了虐待,因为如果大脑受到创伤,小孩子很可能就会成长为杀人犯。我们之前提到的前额叶皮质层就相当脆弱。

瑞恩扫描过的犯人中,有一个叫丹伯利·佩吉的,他曾杀害了一位24岁的女人,就因为那个女人撞到他闯入了自己的家。

当佩吉还是婴儿的时候,他母亲就经常晃动他,而当他大一点之后,情况就更糟了,不管是电子延长线还是鞋子,他母亲随手抓起东西就打他。这样的暴打相当频繁,几乎每天佩吉都会遭受一次。

瑞恩说:「别的不说,幼年时身体上所受的伤害就会导致大脑受创,而这就会致使佩吉做出暴力行为。」

但毕竟只有一小部分的人因为童年不幸而成长为了杀人犯。那是否还有其他因素炼造了杀人犯呢?

杀人犯的大脑和一般人有什幺不同吗?

丹伯利·佩吉小时候遭受了身体上的摧残。

1993年,该项研究有了新的突破,这项突破来源于对一个荷兰家庭的研究,他们家的所有人都有一段暴力史,经过15年苦心孤诣的研究,科学家们发现他们家的人都缺乏同一种基因。

这种基因能製造一种叫MAOA的酶,而这种酶又可以调节情绪控制中神经递质的数量。所以,如果你没有MAOA基因或变体不活跃,你就会有暴力倾向。这种变体就是战士基因。

约30%的人都有这种所谓的战士基因,但是这种基因是否被激活了,关键还在于你的童年生活是怎样过的。

吉姆·法隆是加利福利亚大学的精神病学教授,他个人对这项研究非常感兴趣。在发现他的家谱中有相当数量的杀人犯后,他自己也做了基因检测,结果发现他有相当多的与暴力精神变态行为相关的基因。

吉姆教授说:「那些杀人犯和精神变态者的危险基因比我的少很多,我几乎拥有他们所有人的危险基因。」

但是吉姆不是杀人犯,而是受人尊敬的教授。

他解释说,他快乐的童年帮他抑制了他潜在的暴力基因。「如果一个人有着相当危险的基因,而他的童年生活又很扭曲畸形,那他一生中犯罪的几率就会高得多;但如果一个人的高风险基因没有遭到激活滥用,那他其实也没什幺危险。那不过基因而已,那些变体对人的行为确实没有多大影响,但在某种环境条件下,情况就截然不同了。」

杀人犯的大脑和一般人有什幺不同吗?

吉姆·法隆教授有着暴力性基因,但他却不是暴力的人。

吉姆·法隆教授有着暴力性基因,但他却不是暴力的人。由此可见,杀人犯似乎确实是暴力基因和不幸童年共同所致——所以,杀人犯既有先天因素,也有后天因素。

现在,对于驱使人们走向暴力的社会因素和生理因素以及二者之间複杂的相互作用,我们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但是知道了这一点,我们又该做些什幺呢?

研究一直致力于减少暴力行为,事实证明,让有暴力倾向的家庭採用积极乐观的方式教育子女,能有效提高他们控制情绪的能力。

现在,我们了解到了许多谋杀行为的诱因,希望以后能及早发现危险讯号并及时制止惨剧的发生。

******

TIPS:切萨雷·隆伯罗梭:犯罪科学之父

杀人犯的大脑和一般人有什幺不同吗?

1)19世纪,义大利内科医生切萨雷·隆伯罗梭研究了犯罪分子的头颅,并说他可以通过头颅外观来辨认罪犯。

2)对于犯罪行为而言,生理因素比外界影响更重要。

3)他相信他已经能证明犯罪分子的大脑是与常人不同的。

4)他的「罪犯类型」在生理结构和心理特徵上都有着「返祖性」和「原始性」特点。

5)各种罪犯类型都有着相似的面部特徵,比如说有大大的犬齿,斜长的前额,大大的耳朵和畸形的下巴。

6)对犯罪行为的研究虽然影响了整个欧洲和美国的发展,但最后却遭到了许多质疑。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