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Y吃生活 >放颱风假真的能讨好小确幸选民吗? >

放颱风假真的能讨好小确幸选民吗?

发布时间:2020-07-12作者: 阅读:(356)

放颱风假真的能讨好小确幸选民吗?

颱风天放颱风假待在家,是所有台湾人共同有的回忆。每年六到十月的颱风季,对于坐镇在防灾中心的县市长们来说,最担心的大概就是决定放不放颱风假,以及这个决定是否会影响到自己、或同党同伴连任了。到底该不该放假呢?台北市长柯文哲曾说:放错假会对不起国家民族;而大老闆谢金河则大力抨击台湾民众只爱放假小确幸。[1]真的是如此吗?台湾民众是怎幺回应县市长们的颱风假决策表现呢?

在政治科学的学术论文中,对于天灾、政策与选举的研究不算少数,而且都十分有趣。其中最有名的是 Healy 与 Malhotra 于 2009 年对于美国灾害支出的研究:他们分析 1985 年至 2004 年全美 3,141 个郡的防灾支出与灾后重建支出,发现只有灾后重建支出可以增加得票,防灾支出选民无感;然而,防灾支出的成本约等价于灾后重建的十五分之一而已。[2]

回到台湾的例子,我国对于颱风假的规定,是假如十二小时前预测平均或最大阵风到一个标準即可决定宣布放假,虽然碍于科技限制,预测準确率最高只有八成,[3]但这样已经是世界顶尖水準。[4]然而,很多时候县市长对于是否放假是举棋不定的。在颱风假决策时,县市长可能会遇到三种状况:第一,準确放假,先宣布放假,然后隔天风雨真的超大。第二,白放一天,宣布放假后隔天大晴天。第三,该放未放,硬要大家去上班,然后才知道风雨过大(为了简化讨论与资料限制,本文在这里暂不讨论放半天假的状况)。笔者本人不是气象专家、也不是地质系,但作为一个政治行为研究者,我能探讨的就是:到底台湾民众会不会因为放假而更支持做决策的县市长连任?台湾选民喜欢哪一种假?

本文感谢联合报系新媒体部杨棋宇等人耐心整理了 2005 年至 2015 年每一次颱风过境的资料,结合了县市长宣布放假与否、气象局预报结果以及当天风雨大小,非常详细地讨论了哪些县市放了哪几种假。[5]笔者把这笔难得的资料,结合这段时间内的县市长以及直辖市长选举结果,就可以看出 2005 年以及 2009 年当选的县市长们,在任期内决定放或不放的各种颱风假,是如何影响到接下来的选举结果。然而,考量到选举结果可能受到地方治理表现的影响,我再加入中华民国统计网中各县市的失业率、犯罪率、教育程度、以及人口组成等变数来进行控制,希望可以进一步釐清颱风假对县市长连任选举带来的影响。[6]

透过简单的迴归模型统计发现,当县市长做出「正确」的决策时,台湾民众会显着地以选票作为回报。换言之,当县市长宣布隔天放假,结果隔天真的风雨超大后,选民会记住这样的正确神算,然后在之后的选举中回报给该县市长或同党候选人:平均而言,每多放对一天,连任时得票率会增加 2%!但在同时,错误决策对得票没有显着的影响,无论是宣布放假后隔天大晴天、或是没有放假结果大风大雨,就这笔资料来看,台湾民众并不会因此以选票惩罚现任者。这样的结果,即使在纳入各县市的执政表现之后也依然是统计上显着的。

当然,这样的研究有个很大的限制,就是样本数太少。本文的资料一共只有35次选举,因此很可能会发生如本书第三部第五章〈球员拿奖牌,能帮助县市长连任成功吗?〉的问题,就是手上现有的资料发现两个变数显着的关係,但当拥有更多资料则会推翻这种关係。这是社会科学进行研究的一大限制。

来源:作者自绘

为什幺台湾选民会奖励放对的、却不惩罚放错的呢?虽然没有进一步的资料,但本文猜测可能选民也预期到判断错误的机率确实存在。另一方面,虽然就算是放颱风假结果是大晴天,选民额外获得一个大白天可以出去玩,但部分选民可能宁可工作赚钱、部分产业因多放一天而造成损失,而且对所有选民来说也会记住这个县市长的判断失误,因此不一定有动机因额外多一天假就更支持这县市长。

颱风假跟其他政策最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全县市的选民都可以立即切身体会到县市长的决策是正确还是错误的,就算是不太关心政治的选民,也会关心要不要上班、会不会被淋湿,因此特别可以用来观察民众是怎幺对执政者课责。但至少就统计结果来看,没有证据显示乱放颱风假就可以讨好台湾选民,虽然同时台湾选民也不会因此透过选票惩罚现任者。本文发现,只有当县市长做出「正确」的决策时,民众才会显着地以选票作为回报。相较于文章一开始的美国研究,本文关于台湾颱风假的初步研究显示,民众不只在意现任者在灾后的投入,也在意决策的品质。有放假当然好,但台湾选民要的放假并不是小确幸,而是风雨肆虐前后,为了安全与为了重建的必要时间及体力支出。

注释

[1]中央社,2015,〈谢金河:陶醉颱风假小确幸 经济不会好〉,09月29日。

[2]A. Healy, and N. Malhotra. 2009. “Myopic voters and natural disaster policy.”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103(3): 387-406.

[3]杨佳勋,2012,〈祛除气象预报的迷思〉,《苹果日报》,06月27日。

[4]可见《科学人》杂誌2009年10月号。该文结论:「台湾的颱风路径预报能力已是世界第一,降雨预测能力也与先进国家并驾齐驱,但误差还是很大。」

[5]杨棋宇、吕绍齐、蔡佩蓉、柯皓翔,2015,〈10年来误放多少颱风假?数据找答案〉,09月30日,《联合新闻网》。

[6]有些县市没有天气观测站只好删除,例如桃园与彰化。另外也删去难以判断谁在连任的地方选举,例如花莲县,最后剩35/44个样本。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