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Y吃生活 >救济穷困的仁医为何在二二八中消逝 >

救济穷困的仁医为何在二二八中消逝

发布时间:2020-07-12作者: 阅读:(782)

「二二八事件」为台湾历史上留下一道鲜明的伤痕,许多台湾菁英因「二二八事件」从此消失在这座岛屿之上,潘木枝医师就是其中之一......

救济穷困的仁医为何在二二八中消逝

「患者将生命交给我,我一定要全心全力为他治疗好,不可太重金钱,对贫苦的患者不重视。」潘木枝医师常这幺说。

潘木枝医生出生于日本时代的嘉义,爸爸潘天河经营「长义堂」武术馆,潘木枝是家中长子。他虽然出身清寒,却有很优异的学业表现。毕业后考入台南师範学校(今台南大学)师资班,他先后在海口厝公学校(今「台西国小」)水林公学校(今「水灿林国小」)任教,是一位老师。

然而,怀有行医热忱的潘木枝,即使已有稳定教职工作,仍毅然辞去教职,他决心前往日本学医。

潘木枝负笈东瀛,到东京医学专门学校就读。毕业之后,他考取日本医师执照,在东京长谷川内科医院实习,而后也在东京行医。

救济穷困的仁医为何在二二八中消逝

出身嘉义的潘木枝医师,学成后决定返乡,1935年他回到故乡嘉义,没有多余资金开业。他只好在住家亭仔脚,简单摆了桌椅,就地诊治病患,那年,潘木枝医师33岁。

出身清寒、在艰困环境中成长的潘木枝,最能了解穷困的滋味,也最能理解贫民的难处。

潘木枝用同理心对待患者,他最照顾穷困的病人,那时台湾交通不若今日方便,若有远地或是偏乡病人前来就诊,潘木枝医师甚至会强迫病人留宿治疗,更帮忙支付旅费。

休诊的时候,潘木枝医师到处「往诊」,帮需要医疗却行动不便的病患到宅看诊。很快地,嘉义潘木枝医师,不只有精湛的医术、更有宅心仁厚的医德,在民众口耳相传之下,潘木枝已成为嘉义名医。

5年之后,潘木枝医师开设诊所,诊所命名为「向生医院」。热心公益的潘木枝医师依旧无私救济穷困民众,对于无力负担医疗费用的穷人,看病一律免费,他也积极参与讨论嘉义地方愿景等公共事务。

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战败,台湾就要进入新的时代,很多人欢欣鼓舞地期盼着:「台湾人终于不用再当次等公民,这是『台湾人治理台湾人』的时代。」

台湾「光复」后,台湾人终于可以自己当家做主,潘木枝医师被推举参与嘉义市参议员选举,他没有很积极参选,竞选期间,仍旧照常看病,但仁心仁术的他,备受地方乡亲爱戴,首次参选就以最高票当选东门区的嘉义市参议员。

「轰炸惊天动地,收复欢天喜地,接收花天酒地,政治黑天暗地,人民唤天叫地......」写尽了当时台湾民众的心情。

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发,迅速蔓延全台,风暴很快席捲嘉义。时任嘉义市长的孙志俊要求驻守嘉义的军方率军队进入嘉义镇压,造成市民死伤惨重;讽刺的是,在「二二八事件」还没发生前,国民政府甫接管台湾时,潘木枝医师还免费为当时驻扎嘉义的国军看病,当时嘉义市长孙志俊还称讚潘木枝医师为「再生父母」

潘木枝医师和包括画家陈澄波等12人代表民众担任「和平谈判代表」前往嘉义水上机场和军方谈判。岂料这根本不是「和谈」,他们一行和平谈判代表一到机场门口,就被赶下车,双手被铁丝缠绕反绑在背后,被衣服蒙住脸,遭到拘禁刑求。

在日本时代长大的潘木枝,天真的以为会经过法院公开审判,他始终认为会在公开审判时讨回公道。

然而,直到枪杀的前一天,一名守卫偷偷的在香菸盒上写字告诉他,明日即将行刑,请潘医师把遗言写在香菸盒上,好心的守卫表示愿意把最后的遗言转达给潘医师的夫人。

潘木枝医师才知道事态严重……

一代仁医潘木枝,在生命的最后尽头,只能以铅笔将遗言写在菸盒的包装纸内面,这是一封给妻子的最后遗书。

潘木枝医师的「与妻诀别书」如下:

素霞贤妻如面:

余已绝望矣!仅书此为最后遗言,望贤妻自重自强。

一、潘木枝家全赖贤妻一人,贤妻要自保身体,切不可过悲。二、吾母老矣,望汝孝养。三、子女切要抚养,使其成人,木枝是为市民而亡,身虽死犹荣。四、余一生使贤妻苦痛多矣,望贤妻恕我,我每日每夜仍在汝身边,保佑汝们。五、家门要自重,切不可自暴自弃,再祈保重身体。

三、二十四日夫潘木枝遗

写下「与妻诀别书」隔天,那一天是3月25日,潘木枝医师和其他和平谈判代表以「叛乱暴动」罪名,游街示众。他跪在车上,双手反绑,背上插着死囚牌,押着游街。没有经过任何审判,潘木枝医师在嘉义市火车站前遭到「公开枪决」。

更遗憾的是行刑当日,潘木枝医师15岁的儿子潘英哲一心想要营救最挚爱的父亲,却也不幸遭军队开枪射击头部身亡。

行刑枪决那一刻,潘木枝医师极度痛苦、喊叫至下颚脱臼,直到死亡多时,眼睛都没有闭上,始终瞪着双目。

公开枪决后,军方不许家属取回遗体,曝尸示众多日后,潘木枝连脚上穿的皮鞋都被偷走,传闻是被看守现场的士兵偷去了。

「好好安心的去吧!」潘木枝医师的儿子跟父亲这幺说,并用右手往下抚摸,潘木枝才终于在死后闭上眼。

乡里这幺好的一位医生,死得这幺不明不白,许多曾受到潘木枝医师照顾的朋友和民众,知道潘医师被枪决了,在肃杀的气氛哩,纷纷拈香来祭拜潘医师,当时香非常稀少,环境也很恶劣,祭拜潘医师的人一位接着一位,用别人拜过的香来祭拜,最后用到香火已烧尽成灰,还用最后的香根祭拜,大家实在好不捨潘医师。

二二八事件,带给潘家永远的伤害,他们从来不敢告诉后辈二二八的往事。直到多年之后,潘木枝医师的儿子在一次纪念场合表示:「在美国生活的大哥至今仍不敢告诉孩子二二八的往事;大姊因为父亲及二哥的死而发疯,直到过世才脱离痛苦的一生。亲眼看着父亲死亡的三哥,也在花莲的精神病院度过一生......」

救济穷困的仁医为何在二二八中消逝

「二二八事件」是一场最恐怖的检查,记忆历史,不是记忆仇恨;记忆历史,是不要再重蹈覆辙;记忆历史,是为了找寻继续成长的力量。

我们殷切期望,「在这块我们深爱的土地上,人性不再扭曲,恐怖不再肆虐,自由得到尊重,人权永获保障。」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