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Y吃生活 >斗鱼原着/小雏菊 (下) >

斗鱼原着/小雏菊 (下)

发布时间:2020-07-12作者: 阅读:(995)

斗鱼原着/小雏菊 (上)

文/ 洛心

斗鱼原着/小雏菊 (下)

第二章

我从小雏菊、变成雏菊姊,再来晋升为「嫂子」、「大嫂」。

我很怀疑地看着那些高二、高三的学生,怎幺会对着我这又瘦又矮的小萝蔔头嫂子来、嫂子去。尤其当这些人不是叼着菸,就是满嘴髒话。

后来,我终于迟钝地了解,我的「男人」是谁。

李华成。

我不懂,他不过每天会骑着那辆拆了消音器、装上音响,再加根喷气管的机车来载我上下课,怎幺突然我会变成他的马子。

也许这不是什幺坏事,不过我却得瞒着父母进行。我能了解,在他们心目中,李华成是个不良少年。他国中被当,却神奇地考上高中。

高一被当一次,又神奇地升上高二。

算一算,他今年十八,却还在高二的阶段。

我呢?那年,不过才十四。不过是个国二生。

在父母眼中,他是个带坏小孩、欺骗少女的大坏蛋。

在师长眼中,他是个头疼的留级学生,三天一小过、五天一大过。只是,他却都有办法拗过去,到今年高二还没被踢出学校大门。

在兄弟眼中,他是大哥,铁铮铮的汉子,是势力的代表。

在女生眼中,他是白马王子。

而在我眼中呢?他不过是个偶尔会说髒话的调皮大孩子。

我讨厌菸味,在我面前他不会抽菸;我讨厌髒话,他会尽量少讲;我讨厌跷课,他再怎幺痛苦都会风尘僕僕地带我上课然后「睡」死在他班上。

我喜欢的,他会去做;我不喜欢的,他尽量不做—除了一样。

他怎幺也不叫我名字,也是小雏菊、小雏菊地叫。

除了这点,他让我没什幺可以挑剔。

***

「小、雏、菊──」听到这种噁心巴拉的叫法,我也能知道后头的人一定是李华成的最佳帮手—欧景易。

只有他,不会嫂子来、嫂子去,可是却会把「小雏菊」那三个字叫得让人鸡皮疙瘩掉满地。欧景易染了一头金髮,也不管教官一天到晚喊着要剃他头,他依旧一脸笑嘻嘻,一点也没察觉自己有再一个小过就会被踢出学校的危险。

「欧学长,请你不要那样叫我。」我放下扫把,冷冷地跟他说。

「小雏菊菊菊菊,我带话来嘛。」

「欧学长,有话快说,说完请滚。」

「唉唷,人家是替老大带话来嘛。成哥要妳下课在北侧门等他。」

我可以感觉班上同学又竖起耳朵,「收到,请滚!」给他个白眼,我转身进教室。

还可以听见他嘀咕,「老大什幺女人不要,偏要这瘦不拉机、发育没发完的小女生。」

发育不良?我瞄了一眼白色制服,耳根子稍微辣了起来。为了什幺,我却不清楚。

下了课,我走到北校门,李华成从墙上翻下来,嘻皮笑脸地摸着我的短髮,把我拉进怀里。我有些侷促,试图掩盖没好气地说:「干嘛?」

「陪我去吃饭。」他又带着那抹笑,勾着我的短髮。

「妈妈会骂。」我摇摇头,像往常一样拒绝。

「今天是我生日。」

「爸爸会骂。」他今年几岁?这是我第一个问题。

「我去跟他们说。」说完,他真的拉起我要上机车。

「你疯了!」我拉住他的衣角,不茍同地摇摇头。至少我知道,父母看到李华成的话,家里一定会闹革命。

「陪我去吃饭。」有时候,他的脾气硬得像头牛。

「我回去问问看。」说完,我跨上他的机车,他满意地发动了车子,离开学校。

我说了谎,十四年来,我第一次说谎。

我告诉爸妈,我要和朋友去逛街。

和谁?

班上的女同学。

早点回来。

好。

我不懂为什幺我要骗人,我并不觉得和李华成出去是多大的罪恶,可是潜意识里,就是不敢说实话。换下制服,我穿了便服,出了门。

李华成在路口等我,他很少接近我家附近。

问他为什幺,他只说自己不是这区的人,不想给我惹麻烦。

上了他的车,我听见后头一阵阵机车追上来的声音,回头一看,是欧景易他们。十几辆机车,跟在我们屁股后面。

他们比李华成停得更远,至少隔了两条街。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和他们是不一样的世界的人……

***

我没到过寿山,不过现在看起来,高雄的确很美。

我可以看见很多灯,很多大厦。

风很大,好几次我都觉得自己要被吹散了,但我却觉得恨快乐。因为这是第一次,我和朋友出游。

李华成没说话,走到我身边,把外套披在我身上,「要回去了吗?」他说话中有酒味,欧景易他们带了一堆啤酒,我想李华成也喝了几口。

我摇摇头,「再多看一下下。」

他笑了,眼中带着温柔,「好,等一下。」我总觉得他抱着我的时候,不像大哥哥。至少,和我表哥抱我的感觉不一样。哪里不一样,我说不上来。

「唷,大嫂,大哥生日,妳送什幺啊?」远远地,海虎打着酒嗝大声地问着。

「献吻、献吻!」然后痞子林开始帮腔。

「献身、献身!」欧景易不知死活地加油添醋。

「他们很吵!」我把头贴上李华成的胸口,闷闷地说着。

「来!」他牵着我,越过栏杆,抱着我滑下一个小山坡,站在一块平地上面。

「小雏菊,坐下。」他一屁股躺下,拍拍身边的空位。

「叫我的名字。」我嘟着嘴,却也顺从地坐到他身边。

「小雏菊。」他带着戏谑的口气,低低叫了一声。

「叫我名字!为什幺都不叫我名字。」

「小雏菊,我要妳当小雏菊,永远那幺纯洁可爱……」他低声说着,不知道是对我说,还是对自己。

「算了!」说来说去还是这个原因。

「生气?」他翻起身子,捱近我身边。

「没有!」才怪。

「今天我生日,妳不准生气。」大手摸上我的脸,他霸道又带着笑意地说着,「还有,妳还没送我生日礼物。」

「我可以在身上扎个蝴蝶结,把自己送给你。」这句话,只是单纯的好玩,没有别的意思,真的没有。不过,我想李华成绝不是这样想。

「是吗?」

我没有蝴蝶结,所以我只好摇摇头。想一想,他生日不送他礼物真的是不好。我身上也没有任何能当礼物的东西,考虑了半天,我才说:「闭眼睛。」

他顺从地闭上眼睛。

我一弯身,轻轻地在他脸颊上送了一吻。就像亲我爸一样,纯粹撒娇。我想,他对我的态度,不会比我爸差到哪里去,是值得一吻的。

李华成猛然睁开眼睛,我还来不及反应,他反手一抓,把我抓进怀里,我还来不及抗议他弄髒我的衣服。他弯下头,贴上我的脣。

我只知道,我什幺都想不起来。全身像触电,随着他像雨般滴滴点点地戏弄着我的嘴。开口想喊,他的舌尖溜进了我的口,缠耍着我的舌,久久不放。甜甜、嫩嫩,感觉很好,我不想离开,却又因为没有氧气而双颊通红。

直到我快要窒息,他才放开我,用他那双黑不见底的双眸盯着我,手指拂过我的脣,沉沉地说,「小雏菊,妳是我的,懂不懂?」

不懂。

我还没来得及说出,他又贴上我的脣,再一次,我无力抵抗,只任由自己和他的双脣吻着、戏着,喘息着。

我终于知道,李华成和我爸、我表哥不一样。

因为,他们不会这样吻我。

图片来源

本文出自《小雏菊:斗鱼系列原着》尖端出版

斗鱼原着/小雏菊 (下)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