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Y吃生活 >机霸达人 深水埗打到日本 街机,回不去的光辉岁月 >

机霸达人 深水埗打到日本 街机,回不去的光辉岁月

发布时间:2020-07-17作者: 阅读:(165)

机霸达人 深水埗打到日本 街机,回不去的光辉岁月 街霸王——军佬神(许冠豪)打《街霸IV》,过完一关接一关。(曾宪宗摄)机霸达人 深水埗打到日本 街机,回不去的光辉岁月 力压群雄——1994年,19岁的军佬神(右三)只身前往日本,参加公开比赛STREET FIGHTER II-X,打败日本、上海、新加坡的对手而赢得冠军。(受访者提供)机霸达人 深水埗打到日本 街机,回不去的光辉岁月 灵活致胜——军佬神说当年致胜的关键,在于他可以透过对手的肢体动作,推测对手準备出的招数,然后先发制人。(受访者提供)机霸达人 深水埗打到日本 街机,回不去的光辉岁月 音game街机——除了格斗类游戏,街机音乐游戏(俗称音game)亦相当受机迷欢迎。(夏绰蔓摄)机霸达人 深水埗打到日本 街机,回不去的光辉岁月 街机文化——随机舖一间接一间消失,昔日的街机文化亦在流失。(曾宪宗摄)机霸达人 深水埗打到日本 街机,回不去的光辉岁月 机种变质——现时不少机舖,机种都以赌博形式的老虎机(后)和钓鱼机(前)为主。(夏绰蔓摄)机霸达人 深水埗打到日本 街机,回不去的光辉岁月 机霸达人 深水埗打到日本 街机,回不去的光辉岁月 机霸达人 深水埗打到日本 街机,回不去的光辉岁月 机霸达人 深水埗打到日本 街机,回不去的光辉岁月 机霸达人 深水埗打到日本 街机,回不去的光辉岁月 机霸达人 深水埗打到日本 街机,回不去的光辉岁月

近年,电竞热潮直扑香港,令人想起1980年代的街机。机舖内一场激战,随时吸引几十人围观。旺角「灵机」、湾仔「夏日城」、尖沙嘴「金星」、深水埗「长江」……曾经,每区的地标不是商场,而是机舖。有人在等朋友,也有人来朝圣。

今时今日,机舖已买少见少,大部分亦已面目全非。但那光辉岁月,在当年的街机达人和机舖老闆脑海中仍然鲜活。

坐在街霸机台前的「军佬神」,很屈机。他纯熟地摇动摇桿(Joystick),连环使出必杀技手刀、脚刀,以一个接一个的combo,将对手一round接一round地KO。

军佬双刀赴会 打遍天下无敌手

「《街霸IV》中大部分的角色,我都识揸(操控)。」1994年,19岁的许冠豪(军佬神)只身到日本参加公开赛「STREET FIGHTER II-X」,以Guile(军佬)应战取得冠军,因而获封「神」。跟军佬「神同步」的他豪言:「如果迟20年出世,我肯定横扫世界!」

将军佬操控至出神入化的他,却笑言军佬好闷。「来来去去只得那两招,拉后就储气,手刀、脚刀,没了。」那为何常用军佬?他笑说,「大部分人都不懂用,我便揸军佬去打,打顺了有信心。不过如果对方也用军佬,我就不用,军佬对军佬,胜算不够高」。

一铺玩足一日 老闆怕怕

军佬神儿时放学后,都会先到机舖林立的深水埗的婆婆或爷爷家,「婆婆家楼下是『银河』,爷爷家楼下有『怪兽宝』」。机舖从小已是他的「地盘」,记性好的他,打机都是无师自通。「我不会贸贸然开始玩一款游戏,会先睇人玩,记下每一关难度高的位置,我便不会跟着输。赛车游戏Outrun我打得好劲,『结他机』也常打到最高分。」

他指出,从前部分街机完成所有关卡后,会自动「续关」,回到第一关再开始,难度则会提高,他因此经常无限续局。「泡泡龙一铺我可以打足一日。」如同「机霸」的他,当年不少机舖老闆都「买佢怕」。「有时『跟机』的人都等不了,老闆便熄我机,给我5毫子要我走。我没所谓呀,都已娱乐过。」他有点自豪地说。

他所指的「跟机」,即将1元硬币放在机面,向玩家示意正轮候打机。行有行规,机有机规。「打街霸,就一定要『让round』。」街霸奉行3盘2胜,双打对赛的话首局胜方于次局不能再胜,好让大家都打足3个回合才决胜负。「犯规」会如何?「那你就一定会畀人熄机或粗口问候。」他说,若然想两个回合定生死,又不想犯险,亦非不可。「对方一过来你就跟他说『两个round』,那对方就知我不会让局,要认真打。」

他的中学时代,机舖分为「成人场」和「儿童场」。按规定,16岁以下及穿校服的人士不许进入「成人场」,但执法并不严谨。「我和朋友在校章背后加魔术贴、胶纸,放学后撕下校章便入机舖打机。」零用钱不多,他时而会「黐round」满足机瘾。「如见到有人双打输了首回合,我便主动出声帮忙打一回合。」

对他而言,机舖既是娱乐场所,也是「社交平台」。「我九成的朋友都是在当年打机结识。现在人人在家可以上网打机,在外可玩手机游戏,但当年没有那幺多娱乐,我们那个年代的年轻人,很多也是在公园或机舖识朋友。」问他不怕机舖品流複杂吗?「人杂就一定的了,不过你不要多口窒人,不要眼望望,也就没事。」

百人围观场面壮观

问他认为机舖为何没落,他认为主因是家用机的出现。「后来好多格斗游戏新版本都改推家用机,想追新版本的玩家便不会去机舖打。」他感慨,「家裏打机是不用钱,但我还是喜欢被围观多些」。当年在深水埗「长江」受众人围观之景况,他至今仍历历在目。他伸手比划一个大约200呎的範围,「比方说这裏有一排街霸机,后头整个区域起码有100人围观,十分壮观。」

不谙街霸的记者,试玩一局,不断捱打,暗忖手脑不协调之际,在旁的军佬神却明察秋毫,「掣坏了」。他出手测试。「中拳没了,中脚也不行,重脚也坏了,SA(同时按中拳中脚)抵挡对手攻击都做不到。难怪会输!」说罢他步向收银处,请职员来维修,神色竟略带兴奋。「好久没叫过人整坏掣,好怀念。」原来,他已好久没入过机舖了。

「18至30岁是一个打机者最黄金的年代,反应最快,又有胆识。过后除非好像现时部分电竞选手般获得赞助,否则赢了比赛,也始终不能靠打机维生。」2007年,32岁的他为前途重拾课本,发展事业,虽仍有参加零星赛事,但已渐少踏入机舖,也自言不复当年勇。「过了一定年纪,又疏于练习,眼到、脑到,手也不到,打机慢一秒已是慢很多。」

机舖旧老闆:「私家车价」买新Game

军佬神小时候常去的「怪兽宝」,由Connie和丈夫经营。「『怪兽宝』近3000呎,我们在行内好出名。当年《街霸I》刚推出,机价要两三万元,相当于一辆私家车的价钱,不是间间机舖都有,但我们一买就两部。有时入手的新机人气只得一时,单计其实没钱赚,但也一定要买,才维持到压倒其他机舖的『气势』,吸引客人来玩。」视乎情况调整机台难度,亦是经营策略之一,「如果没有人玩,就设定得简单一点,多人玩但收入却不多时,就调高难度。」

机舖因灯光昏暗,往往成为罪案温牀,劫案、伤人案、毒品案,频频发生。当年Connie为行内商会的执委,「我们不时呼吁行家要尽量将灯光调亮,要『不止见到个人,还要见到个样』,门口亦尽量光猛。毕竟品流太複杂,生意亦难做」。但她亦指出灯光控制其实很难拿揑,「太暗不好,但太光的话街机荧幕又会反光,影响显示效果,阻碍玩家打机」。

当年的「怪兽宝」舖位,现在变成了连锁快餐店。「早期开立机舖的老闆好多都已移民,或已将机舖易手。现时的机舖大都走样,老虎机、钓鱼机比比皆是,跟早年纯粹娱乐的经营模式是两码子的事。但那也没办法吧,现在租金太贵,若非以赌博机主导,根本难以维持经营。」

文:夏绰蔓场地提供:金禾游戏机中心(荃湾)编辑:蔡晓彤

电邮:feature@mingpao.com

RELATED
    展览免费试玩 保育旧Game文化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