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Y吃生活 >Design Development:可持续不止考虑科学 >

Design Development:可持续不止考虑科学

发布时间:2020-06-06作者: 阅读:(619)

Design  Development:可持续不止考虑科学Studio Maarten Kolk & Guus Kusters主脑Maarten Kolk(左)及Guus Kusters(右)。(Dawn Hung摄)Design  Development:可持续不止考虑科学Waterloop有趣的地方,是有一种水墨画味道,也叫人想到化学实验时用到的色谱法。(Dawn Hung摄)Design  Development:可持续不止考虑科学为Zuiderzeemuseum製作的水瓶,将荷兰各城市的水平位置高低化为水量记号。(Dawn Hung摄)Design  Development:可持续不止考虑科学工作室一角的墙身挂有工具,有趣地涂上工具剪影来记录位置。(Dawn Hung摄)Design  Development:可持续不止考虑科学Herbarium以自家花园採下的植物化为巨型植物标本,与Maarten本身的植物摄影毕业作品相连。(Dawn Hung摄)Design  Development:可持续不止考虑科学纸雕塑作品Silent Fish的试样。(Dawn Hung摄)Design  Development:可持续不止考虑科学Marine Snow,结合了Waterloop及Waddenzee的製作方法与概念。(Dawn Hung摄)Design  Development:可持续不止考虑科学Waddenzee的色彩实验,研究退釉製作方法的最佳色彩剂量。(Dawn Hung摄)Design  Development:可持续不止考虑科学纹身是他们的新发展方向。作品Taal van de Naald,用39块人造皮肤来研究纹身工艺,如何以纹针塑造有如画笔的效果。同时,亦推出了纹身工作室Silent Mark Studio。(Dawn Hung摄)Design  Development:可持续不止考虑科学Design  Development:可持续不止考虑科学Design  Development:可持续不止考虑科学Design  Development:可持续不止考虑科学Design  Development:可持续不止考虑科学Design  Development:可持续不止考虑科学Design  Development:可持续不止考虑科学Design  Development:可持续不止考虑科学Design  Development:可持续不止考虑科学

谈到sustainability一词,我们大多的联想都与科学相关,以这个角度与生活接轨。以Eindhoven为基地的荷兰二人设计组合Studio Maarten Kolk & Guus Kusters,则走出这个既定联想,展现人性的诗意,让可持续设计带来另一个切入点。

自然,可说是这对二人组合的灵感来源。「我们虽然有不少作品以瓷器及织品为主,但仍希望能以不同素材为媒介。Maarten擅长作立体及大型作品,我则主理色彩及技术部分。我们的合作方式有点像打乒乓球,很少会同一时间主理同一系列,而是他先做一段时间,然后换人上场,像搓球般一来一往。」Guus Kusters说。

无涂层布料吸墨彩减少水污染

记者在下雨天由阿姆斯特丹乘火车到Eindhoven,踏入Studio Maarten Kolk & Guus Kusters的工作室,是有趣的体验——比起阳光下的面貌,阴雨的天色或许更贴合。雨水一向是个循环系统,而我们亦由全球水污染的主要源头:布料业谈起。「我们于2010年,为荷兰Tilburg纺织博物馆製作了这个Waterloop系列。当时,我们正在研究布料业,特别是染色部分的工序及发展。当中的最大问题,是所有色素及染料,会直接流入大海,走入整个水循环。」Maarten Kolk说。整个工序与业界主要製作方式之别,在于用上数码打印而非染缸,大大减少流入水循环的污染之余,亦减少所用的染料。「整个研发,主要集中于纱线。巿场上大多布料都经过涂层处理,令到布料难以着墨,亦少了布料与染料之间的变化。我们用上无涂层布料,呈现布料本身吸收墨彩的效果。透过湿水处理,墨彩能渗透到纱线之间,带出一种扩散的水墨效果。」Guus补充说。

先涂釉彩后製瓷器方法非主流

Waterloop有趣的地方,是有水墨画味道之余,叫人想起化学实验时用到的色谱法(chromatography),一如他们的作品,让科学及诗意合二为一。大部分荷兰设计以Radical为主,用意想不到的直接实践手段,大多带点Kitsch(媚俗),又或趣怪;但Studio Maarten Kolk & Guus Kusters的作品则带点古典而不失现代的诗意。诗意中的现代感,或者正正来自其科研基础。如另一个陶瓷系列作品Waddenzee,亦呈现同样的美学。「Waddenzee以世遗地点之一的荷兰北部海岸Wadden潮汐为灵感。这个系列的重点是其製作方法,预先直接在陶瓷模上涂上一层cobalt blue厚釉彩,然后不断製作瓷器如圆碟或杯子,直到模具没有釉彩,一反主流成形后再上釉的製作方法。为了展现以釉色于系列渐变作为潮汐的比喻,我们亦拍摄了Wadden潮汐涨退的短片。」Maarten说。

不少人喜爱Studio Maarten Kolk & Guus Kusters是因为其工作体系完整,既能承接之前的概念,亦能产生新的方法。如其后设计的Marine Snow系列,该算是将Waterloop的湿水处理,与Waddenzee的潮汐概念结合。方法是将绘上鱼类图案的瓷器放入缸中,然后慢慢注水,让釉彩扩散,是另一种水与墨的交融结合。但整个方法的重点,是瓷器上的小鸟图案,以亡于海中露于浅滩的小鸟为本,带出生物不断受到威胁而死亡的景况,但用上鱼拓加水墨的美化效果,缓减了残酷及视觉冲击。Guus说︰「这个作品,是从潮退时所看到的海洋生物为灵感。由于Wadden是泥滩而非沙滩,才会有这种视觉联想。」这种死亡美学,亦延伸到纸雕塑作品Silent Fish,带出生物受到威胁的环保信息。

标本展死亡美学反思生物受威胁

Studio Maarten Kolk & Guus Kusters的作品体系发展到2015年,开始以死亡为重点。如Withering Tableware用上与Waddenzee同样的釉模技术,带出植物承受的环境冲击,Herbarium Waddensea则以海藻为主题,但当中最有趣的转捩点,是开拓了多个以标本为方法的作品。Avifauna用布料包裹以自然死亡雀鸟製成的标本,Herbarium则以自家花园採下的植物化为巨型植物标本。「我们认为这些尸体虽然令人有点毛骨悚然,但其形态带诗意,所以想呈现两者兼备的特质。Herbarium则有点不同,它是以我们常用的香料为主题。我们在市场所买的香料,与植物的原有形态很多时都大大不同。这种植物标本作品,希望能呈现它们的原有形态,不让人忘本。原本我们想过以植物图鉴的方式展示作品,但发现植物真身很大,所以才产生製作植物标本的念头。」Maarten说。细看下,也叫人想到Maarten本身的植物摄影毕业作品。

文:Dawn Hung(www.sedimento.co)

编辑/林晓慧

电邮/lifestyle@mingpao.com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