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U彩生活 >敦林苍祐辞世‧生前吩咐勿让孙辈断情谊‧义弟:敦林念旧 >

敦林苍祐辞世‧生前吩咐勿让孙辈断情谊‧义弟:敦林念旧

发布时间:2020-07-12作者: 阅读:(965)

敦林苍祐辞世‧生前吩咐勿让孙辈断情谊‧义弟:敦林念旧(槟城26日讯)念情念旧的敦林苍祐,生前吩咐义弟陈文辉要时常让两家孙辈见面来往,不要断了世交情谊。陈文辉说,敦林生前提醒他,趁着两人还在世,下一代也还有互相往来,必须带孙辈出来,让他们时常见面一起玩,免得大家以后虽然住在同一个城市,碰到面却互不认识。“他跟我说,阿辉啊,多带你孙儿来,让他们认识我们家的孙儿,否则我死了,你也不在了,他们就会断了联繫啊。”安排后代聚会对于没有做到这一点,陈文辉表示遗憾且痛心,并承诺将会了了敦林的心愿,安排聚会让陈林两家的孙辈时常聚首。也是前美湖村长的陈文辉,他是敦林父亲林萃龙认下的干儿子,在华人情礼上,也就是敦林苍祐的义弟,两家结缘的故事要追溯上一代。今年64岁的陈文辉回忆,祖父母陈少帆和吴巧银是林萃龙的病人,一有病就到思明药房看诊。一到週未日,林萃龙就会去美湖游泳戏水,他当时喜欢抱着年纪还小的陈文辉一起去玩。“林萃龙并没有嫌弃住在山上的我们家境贫穷,后来他就嚷着要认义,要求我的祖父母,让我给他当干儿子。”他说,马共对抗期间,美湖被视为黑区,林萃龙写信给当时人在英国读书的林苍祐,表示该地区安全没战乱,并且告知他认义这回事。“干爹告诉苍祐,读完书回来大马后,万一他过世,一定要到美湖探望我的祖父母,而且要时常保持来往。”年轻时常结伴钓鱼林苍祐学成回国后,并没有因为自己留洋海外受过高深教育而看轻当渔夫的陈文辉,两人时常一起去钓鱼,直至搞了政治,他当上马华总会长,公私繁杂事务,才停止了这项爱好。“当时很多政治人物要拉拢林苍祐进党,为了躲避这些人的纠缠,他就逃来我家,并要求我父亲用船载他出海,去葫芦岛钓鱼。”陈文辉说,直至敦林退休后,却因身体之故无法重拾此爱好。“他说,我以前身体还强壮,跟你出海,我可以照顾自己,现在不行啦,你如果钓到好鱼才分给我吧。”“可能林苍祐在当首长时,大鱼大肉吃到腻,退休后反而喜欢吃甘望、咸鱼等小鱼。”任何话题都可长谈人走茶凉,敦林苍祐在位时,身边人团团转,在他下台之后,陈文辉始终如一的陪伴在侧,这一份真情,叫敦林感到非常窝心。与夫人感情深厚陈文辉一直担心他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他高攀槟首长,因此在敦林在位时,从不主动到办公室去找他。不过,在他退休后,陈文辉时不时去探望敦林,后者直言此时此刻才看出一个人的真情流露。陈文辉说,敦林不止健谈,更是无拘于身份背景,任何人、甚幺事都可谈,两人在一起,不提政治,除了闲话家常,最爱谈的就是钓鱼。“敦林头脑灵敏转得快,常主动挑起话题,任何人来找他都可长谈,还经常指点人家如何做生意。”陈文辉提起一段回忆,当年共产党横行时期,美湖人被指接济马共而被抓,他的祖父母和父亲也在行列中,于是敦林写了一封信给当时的首长王保尼,证明他们的清白,一星期后3人就被释放了。此外,陈文辉披露,林苍祐生前每次从外头一回到家,开口第一句话一定是询问工人:“夫人在哪里?”他说,林苍祐非常疼爱夫人吴欣燕,两人的感情非常深厚。“由于他的太太是上海人,这儿没有亲戚,因此敦林担心夫人寂莫,看到客人上门,都要求他们多陪夫人聊聊天。”懂闽南童谣文学根基强陈文辉的幼女陈爱梅说,敦林只是外表威严,私下接触发觉他人很好,教导了她不少知识,拥有长者的风範。有两件事情让攻读历史系的陈爱梅留下深刻印象,她说,敦林虽是英校生,却对闽南的童谣有认识,文学的底蕴也很强。“多年前,作家杜忠全要收集童谣,我跟敦林聊天时向他提起,他即兴念出那个阿公阿婆吃栳叶的童谣,让我有点惊讶。”林苍祐有次考起爱梅,知不知道马来人的小刀“Pisau”出自于那一个语文,后来揭开谜题,原来是“匕首”,顿时让爱梅讶异于敦林认识如此文雅罕见的中文词彙。不求勋衔官职胡有基默默支持敦林英雄的成功绝对不是偶然,除了靠个人的努力之外,在背后默默支持的“无名英雄”也功不可没。敦林苍祐背后也有很多这些无名英雄,他们默默支持林苍祐的政治事业,从不要求勋衔、官职或大选上阵的机会。今年90岁的胡有基,便是这样的一位人物。华教少了贵人胡有基认识林苍祐超过50年,两人相识于马华。林苍祐在1958年的马华党选中,挑战原任总会长陈祯禄,虽然成功击败陈祯禄当上第二任马华总会长,但是却因争取华人议席而与巫统闹翻,最终林苍祐被逼离开马华。胡有基当年跟随林苍祐退出马华。林苍祐从英国疗伤回来槟城后,打算东山再起,组织民主联合党(UDP)。胡有基马上响应林苍祐的号召,在槟城成立民主联合党的首个支部,即柑仔园支部。胡有基出任该支部主席,已故郑耀林则出任秘书。林苍祐过后创立民政党,胡有基又加入民政党。目前住在怡保的胡有基听闻好友林苍祐逝世的消息,週四赶到林苍祐丹绒武雅的住家吊唁。他接受《》访问谈及当年的岁月时说,林苍祐每次面对全国大选,他都义不容辞帮林苍祐助选,在背后默默协助林苍祐。“林苍祐每次竞选,我都去帮他助选,直至林苍祐在1990年全国大选被林吉祥打败。林苍祐落选,我的工作也停止了……”他说,在林苍祐担任首席部长期间,曾说要给他机会在大选中上阵,甚至要让他当上议员,但都被他拒绝。问他为何如此无怨无悔地为林苍祐付出,他说,林苍祐是值得钦佩的人物,他对华人和华文教育贡献良多。林苍祐的离逝,华人社会也少了一个可贵的人物。他说,林苍祐没有担任首席部长后,他与林苍祐每年都会见面两三次,林苍祐每次前往怡保,也会找他闲聊。“我最后一次见林苍祐是在几个月之前,林苍祐当时在怡保,也特地前来看我。”他说,林苍祐每次会面都会谈到华文教育,可见他多重视华文教育的发展。【热点新闻:林苍祐病逝】‧2010.11.26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