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Q生活居 >救伤队指挥官杨金同‧设洗肾中心助病患‧感同身受分忧解困 >

救伤队指挥官杨金同‧设洗肾中心助病患‧感同身受分忧解困

发布时间:2020-07-12作者: 阅读:(336)

救伤队指挥官杨金同‧设洗肾中心助病患‧感同身受分忧解困马来西亚圣约翰救伤队雪兰莪州指挥官拿督杨金同廿余岁就加入圣约翰救伤队,在他的领导下,滨海区目前拥有21辆救伤车,在黄金救援时段为需要者提供最快速的服务,其一手创办的洗肾中心也茁壮发展至在全马设有17个中心,为病患尤其是糖尿病患者提供可负担又关爱的服务。对于目前所创下的成绩,杨金同强调这并不属于他个人的功劳,他只求尽力去完成每一项重任,只求种好“因”,却不去理“果”,在他而言,生命就是赤裸裸地来赤裸裸地走,根本带不走一丝一线,因此又何必在乎“果”的收成呢?月前在云顶高原发生的巴士坠谷造成37人丧命事故中,58岁的拿督杨金同在当天下午2点35分就接获通报,当时他甚幺也不想,立即摇了电话通知圣约翰救伤队的伙伴,吩咐大家马上準备,上山展开救援行动。安排一辆又一辆的救伤车车队上山后,杨金同一刻也没停下,开了圣约翰救伤队的员工车随后赶至。询问他当时的心情,他只说自己惊觉事态的严重性,因为听闻巴士上有四十多名乘客,他担心伤者太多,救伤车不足以应付这样的场面。抵达灾难现场,杨金同捲起衣袖投入救援工作,“我忙着为从山谷下抬上来的伤者止血、如果是有骨折者就给他稳固包扎、为伤者提供氧气,确定他们的呼吸、血压和心跳正常运作……”谈起这段经历,当时情景似乎一一呈现在眼前,紧张又混乱。天色越来越黑,气温越来越冷,从山谷下运上的伤者越来越少,反之不幸遇难的死者越来越多,“我当天只穿一件单薄的T恤上山,没有想到会留到晚上10点,但身体上的寒冷也不及心情上的难过及无奈。”就在最后连死者也被安排上罗里载下山往医院后,杨金同亦结束了一天的繁忙工作,收队去了。见证过不少大灾难杨金同在廿余岁加入圣约翰救伤队,一路走来见证过不少类似云顶巴士坠谷的大灾难,在他印象中最深刻的事件包括Highland Tower公寓倒塌事件、双溪毛糯烟火厂爆炸事件、巴生港口爆炸事件、油槽船爆炸事件。每一次的出队经验都让他难以忘记,但相对的,也让他对生命有不同的诠释,“其实人的生命很脆弱,就像一张薄纸,只要轻轻一撕就可以撕破。”或许年幼时受到父母亲的影响,杨金同从小就喜欢帮助他人,加入圣约翰救伤队之后,杨金同更是不遗余力的帮助推动团体成长,期盼给广大群众更多的帮助。1988年他担任滨海区秘书、1990年任秘书兼区监、1999年任区指挥官和雪兰莪州秘书、2001年任州副指挥官、2004年任州指挥官、直到现在还是担任此重任。七十年代的巴生港口油槽船爆炸事件,让杨金同了解到救伤车服务的不足,于是发起成立救伤车车队的念头,从第一辆由华侨银行赠送的救伤车开始,一步一脚印发展成今天拥有21辆救伤车,每天24小时随时候命出发提供援救。“我们从当初别人对救伤车队计划可行不可行的质疑,到后来取得他们的认同,并获得赞助每一辆救伤车,这些都是可以看见的成绩,一项由圣约翰救伤队创造出来的成绩。”一通电话救伤车开到门前今天,圣约翰救伤车队在社区内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如果家中需要将病人送到医院,只需要一通电话,救伤车就会开到门前,且收费合理。“如果遇上意外、急救、天灾等,圣约翰救伤车将免费提供服务。”为了让雪兰莪州圣约翰救伤队有更一致的表现,杨金同设定并达致ISO品管标準,让雪州7个区部都直接受中央管辖。“能为圣约翰救伤队服务是我的荣耀,它让我的生命更加光彩,满足感也倍增。把圣约翰救伤队办好是我的使命,设定準绳让一切上轨道,让系统来监控我们,而不是由人来监控整个队伍,日后若我退下来,接班人可以以此为準绳继续让约翰救伤队发光发热。”杨金同曾经想过退休,但退休并不表示完全放下,反之,他会选择做背后的支持者,以历年来的经验作为接班人的明灯,照耀前路。初时受挫坚持理想创办洗肾中心为病患提供价格合宜又舒适的服务,杨金同感同身受与病患分担减忧。1993年圣约翰救伤队创办了全马第一家非政府的洗肾中心,这个缘起只为杨金同的一个善念。“当年巴生并没有洗肾服务,肾病患者要洗肾就必须去到吉隆坡,一些病患找我希望帮助他们解决金钱上的问题。肾病患者很凄凉,不但本身无法工作,还要花大笔金钱洗肾,无论是经济上还是精神上都饱受折磨。”杨金同当时大胆设想,何不自己来开办洗肾中心呢?当时有幸获得两家机构协助,赞助了两台洗肾机,于是全马第一家民办洗肾中心正式投入服务。全国17个圣约翰救伤队洗肾中心这项有意义的洗肾服务后来获得公众大力支持,目前已经发展到在全国17个地方都设有圣约翰救伤队旗帜下的洗肾中心,为肾病患者,尤其是糖尿病肾病患者提供更适当的援助。“开始创办洗肾中心面对很多挫折,但我都把它们当作是挑战。其中一项最大的挑战就是经费问题。初时找人捐钱,获得的反应冷冷淡淡,大家都觉得我们不是专业医生,处理不了洗肾事宜。所幸后来我们的表现并没有让人失望,募款时也越来越得到信任及支助。”从当初的不信任到后期的大力支持,这一路走来并不平坦,但所谓有志者事竟成,只要不放弃初衷及坚持理想,最后必有成功的一天。栽培新血发扬光大积极培训未来接班人,杨金同用心栽培新血,希望新生代能把圣约翰救伤队越办越强大!杨金同近几年积极培训新一代接班人,希望日后他退下时,有适当的接班人可以把圣约翰救伤队发扬光大。“我早几年已经开始培训接班人,所有计划也分配给他们去筹备及执行,让他们亲身去负责才能取得实战经验。”例如每一年的慈善晚宴、义跑、捐血运动等等,都由新人着手执行,杨金同则置身幕后,当一名谘商者,在需要时给予指导与纠正。“我在圣约翰救伤队已经几十年了,但圣约翰救伤队却不是我一个人的,它是属于大家的。”同时,杨金同补充说,没有人知道自己哪一天会离开,如果现在不培训新人,若自己哪天突然离开,那对他而言就不算完美了。“我早已经见惯生死,也不忌讳谈论生死,生命就是非常脆弱的东西,早些安排及交代,对未来是一件好事。”缺乏经费自掏补贴投身慈善事业获母亲支持,杨金同的慈善路越走越远。开始加入圣约翰救伤队时,杨金同仍任职于市场行销领域,他在2006年全身投入圣约翰工作,当一名全职圣约翰人,当时无论是救伤车服务或洗肾中心服务,因为缺乏经费的缘故,经常得自掏腰包补贴开销。“母亲经常说我是傻瓜,看看周围的亲友,哪有人生意放开不做,宁可花时间、花金钱、花精神去投入于慈善服务的?但我没有因为她的阻止而放弃,反之跟随着兴趣一路往前走。后来,母亲终于理解我到底在做些甚幺,也不再唠叨我了。”年幼探老人院种慈悲根杨金同内心里的善根早在年幼时就培养出来,当年他的父亲是巴生滨海佛学会财政,他经常跟随父亲前往老人院、孤儿院作探访,从而在年幼的心里种下慈悲的种子。帮助他人是杨金同义不容辞的事,即使到了今天,他虽身为雪兰莪州圣约翰救伤队最高领导层,但他还是非常乐意跑在最前线,当紧急事故发生缺乏人手支援时,他马上就可以走出来,站在烈日下、走在风雨中为大众服务。“有时候我早上6点钟就到办公室了,很多事要忙,例如找钱、分配工作、了解病人情况等等,有时候病人没钱看医生,找我替他们找赞助人,我不想推掉……担子当然又重一些了。”每一次帮助他人之后,杨金同的感受是如何的呢?“我已经没有任何感受了,不是说麻木,而是有点怕。怕找不到钱帮助他们,怕自己做得不够好,怕帮也帮不完……”杨金同感慨地说。关爱行动创造祥和积极筹备基金会,务求洗肾中心能帮助更多病患。杨金同表示,圣约翰救伤队的宗旨是以一个关爱的行动去创造一个关爱的社会。他希望透过现有的洗肾中心成立一个基金会,藉此向当局申请德士营运执照,让他们的会员在路上开德士时,一旦发现有意外发生,就可以马上给予协助。“意外的发生若能在黄金时间给予急救和护理,就可以把伤痛和死亡率减低,但往往当我们接获通知赶到现场,已经错过了抢救的黄金时间,错失了机会。”因此,杨金同表示,如果会员平日的工作是德士司机,终日开着德士在路上跑,必能在第一时间发现意外,施予援手。“如果车上还载着客人,更可邀他一同伸出援手,如此一来,必能创造一个关爱的祥和社会。”/副刊‧报导:高宝丽‧2013.10.1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